多家信托陷入武汉金凰珠宝困局:假黄金质押背后布的什么局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多家信托陷入武汉金凰珠宝困局:假黄金质押背后布的什么局
来源: 2020-06-29 15:00:04

  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金凰珠宝,NASDAQ:KGJI)深陷危机,多家信托公司卷入其中。据澎湃新闻了解,被卷入其中的信托公司包括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长安信托等。其中民生信托融资规模最高,达4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家武汉本土企业,武汉金凰却没有向当地的信托公司融资。除了信托公司外,多家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也被卷入。

  一家地方珠宝类企业何以让多家信托公司陷入泥潭?拿长安信托-金凰珠宝贷款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风控措施来看:

  1.黄金质押:金凰公司提供其合法持有的不低于上金所AU9995标准的实物黄金质押(静态质押),信托放款前,质押物本金质押率控制在70%以内。

  2.保证担保:公司法人代表贾志宏承担个人无限责任保证担保。

  3.监控措施:【质押物管理】①质押实物黄金直接保存于武汉本地商业银行保管箱中(中国工商银行),保管箱封存。②质押期间内,不进行查库(保证质押物安全),保管箱不开封,做到静态质押。【质押物保险】质押实物黄金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购买财产保险(基本财产险附加盗抢险,同时保险公司承保黄金的重量及质量),该保险的第一受益人为信托受托人;质押黄金接收并存放于银行保管箱后,保管箱将封存,长安信托及人保财险公司分别持有保管箱钥匙及密码;项目存续期间,保管箱不可开封,做到静态质押。

  民生信托·至信系列金凰珠宝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违约后,民生信托依照合同于2019年12月27日向金凰方发送《贷款提前到期通知书》,宣布相关融资提前到期,并提起司法程序,此后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部分质押黄金进行了查封。5月22日下,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向民生信托送达检测报告,检测报告显示质押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险单约定。

  根据民生信托出具的金凰珠宝向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为质押黄金投保而签订的保险单特别约定清单显示:“如(标的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于是目前为止,民生信托面临着质押物无法兑现、且保险公司未按时赔付的处境,作为保单受益人,民生信托遂对保险承保方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提起诉讼。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记录显示,今年以来,金凰珠宝共有22条被执行信息,执行标的总额达到102.57亿元,执行法院包括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公告称,鉴于会员单位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存在违反《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管理办法》及《上海黄金交易所违规处理办法》规定的情形,经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会审议同意,决定取消其会员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金凰珠宝的实际控制人为贾志宏,其对武汉金凰实业集团(下称“金凰集团”)有限公司持股0.02%。2018年9月,金凰集团注册资本增加16亿,东莞信托列入金凰集团新股东,持股比例34.78%。东莞信托控股股东东莞控股(000828.SZ)董秘去年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东莞信托为武汉金凰实业集团公司提供信托融资,并持有武汉金凰实业集团公司34.78%的股权,持有该股权是该笔信托融资的风控措施,不是东莞信托运用自有资金对其进行的股权投资。

  在信托产品之外,信托公司和金凰系还存在战略合作方关系。2019年4月,民生信托与湖北铁投、三环集团、氢阳能源、金凰集团签约了《氢能交通应用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入股氢阳能源,入局氢能技术。

  武汉金凰债务违约事件持续发酵,至今仍有诸多疑点。首先,武汉金凰在信托融资过程中,通过质押黄金增信,还给质押的黄金上了“保险”,但作为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可采用标准化质押方式,为何不采用?武汉金凰实控人贾志宏名下有41家公司,涉足武汉多个行业,他在武汉布的是什么资本局?最后,信托公司将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主张其履行赔付义务。针对这份保险合同,中国人保到底该不该赔?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时会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